主页

用手触摸二战炸弹的人——访港警拆弹专家

  他拿出黑色封面的介绍材料。材料写到二战军火时,直言不讳地用了四个字描述:“非常危险”。

  70多年前埋下的危险,就隐藏在今日香港的闹市中、地铁旁、工地上,甚至是在人们嬉闹的海滩水下。

  每天面对生死考验,或多或少地影响了他们的性格。拆弹专家们大多气质沉静,静到似乎周围的气温也随之下降。

  “我亲手处理二战期间遗留的未爆军火不少于100次。”李展超对记者说。1999年,李展超加入香港警队。2007年,经过层层选拔进入香港警方爆炸品处理课工作,如今他已成为爆炸品处理课炸弹处理主任。

  爆炸品处理课是香港警方在1972年成立的特殊部队,负责处理销毁陆上及水下各类爆炸物、生化及核辐射物品。其中,处理二战期间遗留至今未曾引爆的炸弹是他们的一项重要工作。

  “我们每年出动大概有150次左右,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工作都牵涉二战期间遗留的未爆军火。”李展超说,小的有步枪子弹和手榴弹,大的包括数十公斤的炮弹甚至近千公斤的空投炸弹。这些危险军火穿越70多年的时光,向和平年代的人们无声地诉说着二战期间的战火硝烟。

  1941年12月,侵华日军攻击香港,18天内对香港多地进行空袭轰炸。在随后长达三年八个月的日军侵占香港时期,香港置身于交战各方的连绵战火中,饱受摧残。

  在战后的香港,无论是水域、郊野、工地还是闹市,都会挖掘出未爆炸的军火,相关新闻屡见不鲜。

  1995年7月,有货轮在青衣对面水域起锚时,意外捞起一枚重约225公斤的美制空投炸弹。2013年3月,在港岛大潭笃水塘对面的山顶,发现七枚战时炸弹,其中一枚重约900公斤。

  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今年7月16日下午,九龙启德一工地内发现长约一米的战时炸弹,周围的两千人即时被疏散。还有今年2月,在皇后大道东锡克庙附近工地上,挖掘出一枚重约500公斤的炸弹,里面有炸药250公斤。

  经过检测,一些炸弹的炸药成分依然有效,威力和70年前几乎没有区别,仍拥有巨大的杀伤力。

  2月29日在香港皇后大道东锡克庙附近工地挖掘出一枚重约500公斤的炸弹,长度大约1.3米、直径0.4米,里面有炸药250公斤。新华社发

  十几年前,香港玛丽医院附近的工地上发现了一枚225公斤重的美军空投炸弹。警方切开炸弹外壳,销毁炸药成分。通常,炸药将慢慢燃尽,不再危险。但在燃烧近半时,剩余炸药由于过热发生了爆炸,对周边建筑造成损坏并引起火情。

  有一次,爆炸品处理课在港岛西区山上处理一枚180公斤英军炮弹,其中有效高性能炸药大概90公斤。李展超说,那天山上下大雨,然而炮弹引爆时,爆炸产生的热气流将雨生生逼停10秒钟,四肖选一肖期期准香港随后还引发了几十秒的冰雹。“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炮弹碎片,赶快找地方掩护,后来才发现是冰雹。”

  投到香港郊野山上的炸弹,没有人敢搬动它们。拆弹专家们要徒步几小时上山,把炸弹处理完后,直升机再把精疲力尽的专家们救下来……

  拥有十几年处理爆炸品经验的李展超,最不愿意碰到的就是日军留下的军火,因为即将战败的日本因国力所致,在军火生产上用材和制作极为随意,最容易产生误爆或者意外引爆,对拆弹人员来说就更加危险。

  处理二战遗留军火,目前是最危险的年代。经过几十年的演变,炸弹内的化学品性质已经变得敏感和不稳定。

  香港高楼林立,人口稠密。拆弹专家要把保护市民和公众财产作为大前提。他们所有的仪器装备和手段都是围绕这一点。

  2018年,港铁沙中线会展站工地短短数月内接连发现三枚未爆AN-M65型空投炸弹。炸弹长约145厘米,重达450公斤,其中俗称TNT的黄色炸药占到225公斤。

  李展超说,炸弹威力巨大,如果发生爆炸,每一枚大致相当于4000个手雷一起引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警方封锁道路、疏散群众,在10个小时内将附近住宅、商业楼宇及酒店内数以万计的市民引导至安全地带。市民安全了,拆弹专家才会返回前线,真正开始拆弹工作。“通常处理时间至少也要20个小时起,经常需要20到40个小时。”李展超说。沙中线工地的拆弹作业,爆炸品处理课一名炸弹处理主任及其助手,连同十几人的后备小队,连续工作了接近30个小时才完成任务。

  相较于电影中的惊心动魄,现实中的拆弹工作更加繁琐复杂。无论炸弹是在哪里发现,他们首先要彻底挖掘出炸弹,判断炸弹的型号和状态。然后用不易产生热力的水压磨砂方式在弹身切割。随后,对里面的有效成分进行燃烧。炸药燃烧完,引信上的炸药也销毁后,才算处理完毕。

  拆弹专家是所有警种中危险系数最高的,但是也赋予了队员们沉甸甸的使命感与责任感。

  “除了有能力去学习、应用专业的技术和知识外,更要愿意去接触这些危险品、爆炸品,当其他人都选择去回避、去远离的时候,你愿意上前一步去处理。”李展超说。

  李展超说,队员们要全面考虑爆炸品的所有危险因素,预先思考某个操作后可能的一系列后果,平和冷静地在各种解决方案中采取最合适的去施行,用最平常的心态,发挥出最好的水平。

  处理爆炸品责任重大,每位拆弹专家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,并且进行了严格的训练。李展超记得,当时包括他在内的40名学员接受了八个星期的培训,最后只有两个人获得加入爆炸品处理课的资格。

  李展超说,此后,队员还会接受一系列训练,包括土制炸弹处理、常规军火处理、爆炸后调查等,并会被派往海外进行训练和交流。“拆弹专家的训练时间很长,一般来说完成训练最快也要4年,如果掌握全部爆炸品相关内容,我认为至少要8年到10年左右。”

  如果说有情绪起伏的话,那就是每次终于销毁了炸弹,所有人都安全了,可以收工回家的时候。